首頁 > ►生命教育
►生命教育

~~什麼是我今生重要的使命?~~

文/宗惇法師


       淑音是一位36 歲的國小老師,個性樂觀開朗,生病前參與某一宗教團體青年會, 才華洋溢又充滿熱忱的她,在青年會裡很活躍,各種活動中都看得到她的身影。一年多前,一個晴天霹靂,淑音被診斷為大腸癌,漫長而痛苦的治療過程中,她到處求神問卜、造訪宮廟,最後皈依道教聖母。

       淑音很相信聖母可讓她的病好起來,自認是帶天命的觀音靈,天生的使命就是必須修行幫助他人。這一次因為沒有修行才會遇到此劫難。因此,即使在住院治療期間,淑音也都會在每週二、週六下午向醫院請假,到廟裡請聖母治病,化解她與冤親債主的關係。很多次非常虛弱的情況下,她卻可以每一次在神明附體之後跳起來,而且跳完都覺得很舒服。

       她覺得醫生是有極限的,聖母可以給她奇蹟。淑音的腹部有兩個腸造口,有一次排便的造口堵塞,腸胃消化過後的排泄物都經由鼻胃管引流出來。不能再吃固體食物,全靠點滴維持生命力。正當苦惱的時候,淑音再度請假到廟裡祈求聖母幫忙,虔誠的祝禱之後,她的腸造口竟然通了,受到聖母的加持感應,她好開心、好開心,吃了很多東西,結果隔天腸造口又堵塞,後悔莫及,希望聖母再給她一次機會。

      醫療團隊認識的淑音是:有非常堅定的信仰,也有異於常人的焦慮、恐懼;她相信聖母,不信任醫師,卻又住醫院接受治療;病人表示樂觀面對一切事物,但是如果有人告訴她明顯變瘦了,就極力否決

 

「相信聖母不會遺棄我,會給我奇蹟,相信我的腸造口一定會再度通暢,相信......」

 

 


 

       病人的先生對病人崇信的宗教感到無奈,先生自己沒有多大的感應,對於病人能跳起來,抱持懷疑甚至不以為然的態度,又不得不配合病人,在照顧上顯得疲勞,較擔心小孩照顧上的問題。

       醫療團隊憂心病人藉由宗教信仰逃避面對病情,認知與疾病發展落差太大,會障礙病人的善終,更會讓全家人措手不及。尤其,病人有很多神蹟感應,對神的信心是無可褻瀆的,照顧團隊怎麼能夠要病人停止相信神蹟

       於是轉介臨床法師加入這個病人的照顧行列。法師在深度的傾聽、同理,瞭解病人的疾病歷程與因應歷程之後,病人娓娓道出心裡的衝突:「有時也想放棄,也擔心對聖母不敬,更害怕如果有一天,不再有神蹟感應了」;也曾經想過
為什麼是我(罹病)?」
「我都這麼努力配合檢查、治療,有形或無形的,要我做什麼我都做了,為什麼老天爺都不給我機會?我好想放棄喔!」
「但是我兩歲的女兒怎麼辦?先生怎麼辦?年近七十的父親怎麼辦?」
「一定要再拚,求聖母的感應與加持......」。

 

       法師回到探討生命本質的層面為病人解套。表面上看起來,這個個案照顧的困難來自於要不要相信有神蹟感應的問題、信仰的問題,深入抽絲剝繭之後,我們會發現,這是一個臨終病患在心理社會層面的,疾病調適與死亡準備的問題。病人透過強化信仰說服自己,否認死之將至的事實,希望讓自己感覺好過一些,最深層的癥結,連病人自己都不見得覺察得到的,可能還在:「不知道怎麼讓自己『好死』,不要被聖母遺棄、不要讓人看笑話、不要變成『不負責任』的母親、太太與女兒。」




 

       其實還是回到怎麼做死亡準備、如何肯定生命意義的問題「人生自古誰無死」,每個人都會死,每個人都需要做死亡準備。每個人死亡準備的內容可能不盡相同,大致不外三個範疇:

 

1. 與今生生命責任、生命意義有關的:
感覺今生心願已了、該盡力的都已盡力,能夠幫助一個人放下,更有勇氣面對未來。

 

2. 與未來生命去處有關的:
生從何來、死亡何去?臨終過程如何建立依持,到了臨終階段更需加緊學習。

 

3. 與生命本質有關的:
憨山大師說:「來到世間這一遭,就在為死亡做準備。」然而死亡是什麼?生命的本質是什麼?都已經付出一生的代價經歷死亡, 就甘願不去探究生命的本質,讓心靈隨著色身消失,與草木同朽?

 


最近網路上流傳著〈都一樣〉的文章分享:

10 歲以後,讀書的內容都一樣;

20 歲以後,故鄉與外地都一樣,

30 歲以後,白天與晚上都一樣,

40 歲以後,有沒有學歷都一樣,

50 歲以後,漂亮與醜陋都一樣,

60 歲之後,官大官小都一樣,

70 歲之後,房多房少都一樣,

80 歲以後,錢多錢少都一樣,

90 歲以後,男人女人都一樣,

100 歲以後,起不起床都一樣。


既然有「都一樣」的地方,那麼一定也會有「不一樣」的地方;
在生命結束前,找到今生的意義,及早為今生的使命付諸努力
走筆至此,不禁想請問讀者諸君:


「什麼是我來到今生最重要的事?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