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> ►生命之終─讓光明照亮最後一哩路
►生命之終─讓光明照亮最後一哩路

生命之終─讓光明照亮最後一哩路

生命雙月刊 第156期

文:普安法師(大林慈濟醫院、台大醫院/雲林分院臨床宗教師)

 

人生猶如四季,春分夏至秋收冬藏,自然而美好。然而,無常卻降臨在一位擁有幸福家庭的年輕母親身上;病症反覆加劇,生命稍縱即逝,時時刻刻考驗著她對宗教的信念及對未來的掛念。

 

冬末,南台灣午後仍感炎熱,共照護理師轉介時,詳細介紹了小雅的病史及現況病程進展——後腹腔惡性腫瘤,肺、肝、T2 胸椎轉移而癱瘓,腦轉移做RT 放射線治療;育二女一男,現學齡為小四、小一及小班。

 

共照護理師特別囑咐,探視時不要太快向病人提起兩件事:病人面對疾病很正向、很積極,所以不能談到死亡;案夫因病人病情進展非常焦慮,要注意他的心情反應。

 

帶著這兩個問題進入病房,見到滿臉笑意、氣質優雅溫柔婉約的小雅,言談間對生病視為老天爺的考驗,有著一貫道教徒的修道深厚涵養;而先生是極富詩書氣質又細心貼心照顧者,兩人共同傾向於內心世界的精神追求,以此共同面對疾病的進展。

 

小雅有著美麗莊嚴的外表及善良的慈悲心懷,且與佛教有深厚的因緣。她的內心充滿正能量,在做MRI時,因身處密閉空間而產生恐懼,當下的焦慮使她深陷恐慌中;她觀想慈心觀,有道光芒照著她,並將這分善念散播出去,當下心中充滿光明及溫暖,也順利突破內心的恐懼。

 

小雅感謝家人、朋友及上天的關懷眷顧,更感謝自己願意改變自己,希望能鼓勵有同樣經歷的人,不要失去希望及信心。我與她討論可以設立一個短期與中期目標,她期待短期目標是可以回家與家人、孩子團聚;中期目標是希望將自己的故事與道親們分享,鼓勵道親對信仰產生信念。

 

在團隊努力下,小雅順利回家與孩子們相聚,也做了最後的交代。

 

小雅與先生擔心子女們是否瞭解病況進展?與臨床心理師討論後,分工合作帶著大女兒及二女兒到醫院。大女兒在木雕心形板子上專注繪出一個個「愛」字,字裡有520及1314 的數字。詢問這些數字代表意義?她回答,「520是『我愛您』,1314 代表愛你『一生一世』。」她也畫了一張佛像送給媽媽,旁邊寫著身體健康。

 

畫作完成後,我引導與鼓勵她對媽媽表達愛。大女兒把畫作貼在病房床頭,祈求菩薩能護佑母親,並對媽媽說出最深的祝福。

 

能安然自若的謝幕遠行,

是人生最大福報,

也是最難完成的功課。

 

最後一次入院,小雅因為嗜睡,意識不清、全身無力,血壓低送至急診,家屬要求採安寧療護,經醫師評估後採症狀控制及瀕死衛教。

 

小雅出現臨終躁動,不斷重複:「對不起,對不起,我要先走了。」先生擔心小雅病況已近臨終,認為快臨終的修行者應該保持清醒平靜,如果因藥物關係而昏沉睡覺,這樣對往生會不會有影響?

 

小雅曾提到對信仰及死後世界的想法,表示相信老母娘,期待歸空後能回到「理天」,這就是他們最後的歸宿。

 

我告訴她先生:病人若處於太大的疼痛時,會因疼痛而躁動不安,若在她能忍受的範圍時,心裡較能平靜在法門上用功。同時,小雅這輩子的修行及良善,必定能圓滿所願回到理天。先生因此釋懷。

 

「生」與「死」是生命本身的一體兩面,生時我們雀躍歡舞,死亡卻讓我們失去控制、陷入混亂。

 

面對死亡理性退場,感性經驗衝破理智線,躁動中的自我才是潛意識中深層的羈絆。小雅開始正視真實的自我,除了不捨先生、孩子,也因症狀而開始懷疑自己無法回到理天,陷入焦慮情緒的風暴。

 

臨終是轉化的時刻,

猶如毛毛蟲需一番掙扎努力,

方能蛻變成美麗的蝴蝶。

 

小雅臨終前三日,開始出現瀕死徵象,雙眼較無聚焦,聽覺尚可回應,有些臨終躁動現象,雙手揮舞表情驚恐、眼神睜大。

 

探視時,嘗試和小雅進行接觸及溝通,握住揮舞的雙手對話:「您還記得師父嗎?」小雅眼神有些聚焦,點點頭。「很開心您還記得師父。」小雅露出微笑。「現在感覺身體還好嗎?」小雅搖頭。「是覺得身體無法控制嗎?」小雅點頭。「會不會感到慌呢?」小雅點頭。「能想起來老母娘娘和濟公師父嗎?」小雅搖頭。

 

關心她是因為身體症狀痛苦,還是心理的擔憂,小雅搖頭。我了解她是擔心自己沒有能力回到理天、回到老母娘娘的身邊,立即給予肯定,「老母娘娘猶如慈母,護一切眾生如子。你這輩子積功累德、修身行善、對家庭護念,您無法去那誰還能去呢?師父相信您一定可以的。」

 

「現在就是那最辛苦的最後一哩路,師父為你加油鼓勵,我們一起觀想老母娘。師父喜歡你的微笑,您的微笑讓人感到療癒,這是最美的禮物。」小雅展露笑顏。

 

隨後我又鼓勵她,「身體讓你感到困擾,但心念是不會消失的,老母娘會護佑你。這是最後的大修行,師父為你加油。」我建議小雅,疲累時可以閉上眼睛休息,觀想老母娘娘的慈顏在眼前,「在一片光明中,一切都會沒事的;你放輕鬆,我們都在你的身邊。」此時,小雅露出笑顏,放鬆入睡。

 

離開前一晚,小雅就像菩薩低眉慈目一樣十分寧靜。先生向她道別,再次承諾請小雅安心放心的在四道後護持修行。次日天微亮時,小雅帶著微笑回到老母娘身邊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