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> ►節氣在交替,生命在流動
►節氣在交替,生命在流動

節氣在交替,生命在流動

文/永悅法師(台北榮總共照臨床佛教宗教師)

生命雙月刊第155期

 

探看病房,美子的床是空的。浴室門被打開,看護攙著美子要扶她離開浴室,邊走邊喚著:「走啊……回床上呀……怎麼就不走了咧?」只見美子雙手死命巴著門框不放,壓聲低嚷:「不要!不要到外面去啦!……」臉上五官揪成一團。

 

鄰床病友剛嚥了氣,家屬伴陪念佛。看護在浴室幫美子清理穢衣後,苦勸她回床。但她執意不肯,卻無力抵抗,只好遮掩雙眼被拖扶著經過往生者的床位。

 

上床後,也不等姿勢調好,美子一把將棉被提拉到頭頂,全身縮藏起來。

 

病友接二連三往生,確實給美子無法承受的打擊。她全身打顫,口中低吟, 還不時做出 「噓!不能說,不能說!」 的異態。 往後的日子裡,她更常突然一個轉頭就眼光定住空中,問著「聽到沒?樓上在誦經喔!」「啊!你看……轉角那裡有好多人……要趕去法會啦!」經常引來側目!

 

身與心獲得緩解,靈性的光燦,

自然會朗顯正法正念!

 

生與死,就是情識眾生的共相基因!軟弱或抗拒,宛如是將自己推入巨大的恐懼河流,更陷迷妄苦境。

 

一個高挑身影閃出,攔住我的去路;領她到佛堂坐下,潰堤的洪水再難止住。

 

以莉嚎啕大哭,我遞上手紙給她,問:「媽媽自己知道癌末了嗎?」

 

「應該不知道,連癌細胞轉移……都不敢告訴她。」以莉還抽泣著。

 

「為什麼?」

 

「媽媽生病後常鬧著要自殺、不想活……怕她真的再出意外。」以莉說。

 

九年前,以莉卵巢囊腫開刀,考量必須休養,安排母親入住養護中心。美子埋怨女兒有棄養之嫌,企圖咬舌自盡。五天後從養護中心被接回家,母女倆就此口角不斷。

 

昨天檢驗報告出爐,以莉將再面對另一項大手術,怕悲劇重演,打算忍耐延後。

 

「你確定媽媽自己不知道?」聽我這麼問,以莉愣了一下。

 

「這次再進醫院,我也感受到,真的,真的無法挽回媽媽的身體了……

 

以莉在自己的病體上與死神擦肩而過,不難感同母親的心,表情漸顯凝重。

 

「其實,是我,是我害怕……」以莉撫住胸口的手指,微微顫著。

 

「你是說,自己更怕面對媽媽的死亡?」聽我這麼說,她再度涕淚齊下。

 

此刻若失去母親,以莉自認將陷於自責與無所依恃的孤獨情境。母女之間,存在著極怨,極恨到極愛的親情糾葛!

 

假如,死亡的結局是人人等同的對待,那麼唯一可以制勝的,就是讓自己比別人多爭得死亡準備的寬裕!

 

美子整晚腹痛難眠,血壓飆高、身體無力,兩頰漸顯凹陷。

 

「師父啊!昨天夜裡,一群不在的老友來看我呦……」美子拉著我的手說。

 

「不在?是過世的人嗎?」我湊耳輕問。

 

「噓!不可以說,不可以說……」她又來了!

 

「不過,我有給他們念佛啦!」自己還補上一句。

 

看護告訴我,美子問她:「想活到過年,你看……可以嗎?」還說,長期與女兒處得很糟,直到罹癌這幾年,母女才稍顯熱絡;但儘管如此,以莉至今還不肯喊她一聲「媽」。

 

幾天前,以莉悄悄為媽媽安排慶生,美子雖虛弱,但女婿、孫女圍在病榻旁,溫馨聚餐,感受親情暖度,一時火燒淚腺!

 

於是,她奢求佛祖,讓她回家再過一次新年!

 

美子是養女,後又被轉賣為童養媳;十五歲完婚後一直無法生育,丈夫劈腿有理,還下旨休妻。恢復單身後,她性格大變,從此廣交有家室的異性。

 

以莉的出生純屬意外,她從小被到處託顧,孤獨的成長、自生自滅的活!對母親的放蕩、不盡責,心裡早有怨恨。

 

四歲時被帶去見生父一面,短暫相聚後,父親從此人間蒸發。之後看到的男人,都是母親不斷更換的伴侶!

 

母女關係經常爭鋒相對,一次強烈爭執中,以莉近乎崩潰的哭吼,「老天註定不讓你有孩子,幹嘛生下我卻又不照顧我?我恨死你!恨你一輩子,恨你世世難了……」最後,在美子威脅自殺聲中,相互求全!

 

以莉讀夜校時,深受導師學佛影響也皈依,持續虔誦《地藏經》,我希望以莉能從中得到提點!「你常誦《地藏經》就知道,光目女如何苦勸懺業,才得往生善趣!」

 

歷經學佛、誦經的薰陶,以莉已漸漸懂得原諒的人生,也體諒媽媽生命的困窘,如今真心祈望媽媽能平安無苦的離開人世。

 

我鼓勵她,「透過懺法,幫助母親內心獲得平靜,懂得放下,才能如你所願,祝福她無苦無痛的往生。」

 

因此,儘管再忙再累,以莉依然堅持誦經、迴向,一心為母跪求:「仇業消解,離苦得樂;願生佛國,共成道業!」